您现在的位置: 警务资讯 >> 警营文化 >> 警察故事
邓锐:初心不忘 一心想着破案的刑警队长
发布日期:Mon Feb 20 17:00:15 CST 2017     作者:许文凭    浏览次数:224


      人物档案:邓锐,男,汉族,43岁,二级警督,本科学历,广东省五华县人,1996年9月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治安、派出所、刑侦等一线部门工作。现任梅州市五华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大队长。先后被评为全省优秀人民警察1次、荣立三等功4次、获各级公安机关嘉奖20余次。

 

 

 

    凭着对公安事业的向往,以及从小在家庭受到的熏陶,父亲是警察的邓锐于1996年9月加入警队,在一系列大要案中犹如锥处囊中,其末立见。经过岁月和多个岗位的洗礼。

 

    在派出所:开展常态化巡逻 守好“梅州西大门”

 

    2008年8月,邓锐从五华县公安局河东派出所副所长被组织任命为该局长布派出所所长一职,梅州市五华县长布镇,毗邻河源市东源县、紫金县,历来有“梅州西大门”之称,地理环境的特殊性,省道238线穿镇而过,交通便利,流窜作案多发。邓锐到任后,根据长布镇治安环境复杂的实际。在辖区内开展了常态化巡逻机制,每天不管白天还是黑夜,群众都能看到警灯闪烁。

 

    邓锐介绍说:“提高见警率,增强群众的安全感,这是上级公安机关的要求,更是当地群众的渴望与需求。我们所辖区地处三县交界处,地理环境复杂,流窜作案比较多,若通过巡逻防控把好了长布的治安关卡,也就等于为整个梅州西部砌上了一道坚固的屏障。”

 

    2011年6月份,长布派出所通过常态化巡逻,在辖区内毗邻紫金县的一水库旁发现了一个制毒窝点,一举抓获制造毒品的犯罪嫌疑人7名,缴获成品毒品22.275公斤,半成品毒品及制毒品工具一批。

 

    长布镇地处三县交界,流窜作案尤为突出,群众对此颇有微词。2009年前后,邓锐多发筹措资金50万元,在省道、交界处、交通路口和治安复杂场所安装视频监控探头43只。在各交通要道路口被称为“天眼”的视频监控探头时内心涌现出来的极大安全感,也带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据统计,2010年长布派出所立刑事案件23宗破11宗;2011年立刑事案件10宗破5宗;2012年1至7月立刑事案件5宗破5宗。从数据中可以看到,当年通过常态化巡逻,辖区治安发生着极大的变化,群众对公安工作的满意度和公众安全感也明显提升。

 

    到刑警队:“角色变化但是当警察的初心不忘。”

 

    2015年1月,邓锐从派出所转任至该局刑事侦查大队,任大队长一职。岗位变了,工作性质也不一样了。省公安厅先后在全省范围内开展“3+2”、“飓风2016”等专项行动,邓锐带领的刑事侦查大队是打击工作的主力军。

 

    2016年3月份期间,五华县城经常发生群众摩托车失盗案件,嫌疑人作案手法老练,从盗窃到得手仅用了40秒的时间。为尽快破案,邓锐作为大队长,带领民警一边巡逻伏击,一边查看视频资料开展侦查。在查看长达300多个小时的视频资料中,邓锐和同事们都是整晚整晚的加班,通过梳理,发现了嫌疑人的特征、逃跑路线和作案时间等规律,并最近确定了嫌疑人落脚窝点是在河东的线索。4月8日,邓锐带领民警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现场查获15辆被盗摩托车,事后全部返还给了失主。

 

     “在外省蹲守15天,抓捕方案在我心中演练了无数次!”

 

    2016年6月中旬,五华县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部分电信诈骗案件的被骗资金在五华县城两间银行柜员机被人取走,该局刑事侦查大队马上对线索进行排查,通过半个月的缜密侦查,于6月底初步锁定犯罪团伙盘踞在湖北省荆州市作案。为准确摸清该团伙情况,7月1日,邓锐带领民警先期赶赴湖北省荆州市驻点摸查。为准确摸清该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活动规律等信息,他和民警乔装打扮成清洁员、快递员、维修工人等角色进行跟踪摸查和守候伏击,后在当地警方及梅州市局的支持下,最终锁定该犯罪团伙的具体位置。7月15日凌晨3时,五华警方组织警力在湖北荆州、广东梅州的兴宁、梅县3个点同时行动,最终将林某等24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悉数抓获。

 

    事后,邓锐和同事们讲,在排查的半个月时间里,抓捕方案在他心中演练了无数次,特别是后期,犯罪嫌疑人的人数、分工,作息时间,作案手法都排查得清清楚楚了,更加坚定了要一网打尽,从快实施抓捕的决心了。”

 

    “爸爸,你什么时候兑现诺言带我去玩儿?”

 

    说起家人,邓锐有说不出的愧疚,不管是爱人还是孩子。爱人和他一样,也是警察,在基层派出所从事户籍工作,已经习惯了他早出晚归的工作节奏,有时候工作忙,几天没有看到丈夫,她甚至利用到县公安局户政部门办理业务的工作间隙,到刑侦大队看望一下在工作中的丈夫。“同为警察,只能是理解和支持他的工作!”

 

    女儿今年正在读初中三年级,经常会问妈妈:“爸爸哪里去了?真的有那么案子吗?到底在干嘛?”说到女儿,邓锐言语中充满了愧欠:“三年前,就和女儿说好的,暑假期间带女儿出去玩儿,可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都没能兑现,为此女儿生气,说自己的爸爸是是单位的人,他每天都不回家,总是骗人。”

 

    “我也想回家,可是还有很多案子要破!”听到孩子说他是单位的人,邓锐内疚地说:“刑事案不同于别的案件,战机稍纵即逝,回家一会儿可能就再也抓不到犯罪嫌疑人了。”

 

    他感到愧疚和心酸,觉得自己亏欠家人太多。可他却不愿意放弃刑警这个职业:“作为父亲,我可能不及格,我希望能给她做出一个榜样,今后别人提起她的父亲,她能自豪地说出我爸爸是一名出色的警察!(许文凭